{10}   七碗最后之瘟疫(启15:116:21

分段及引言

10.1. 七碗瘟疫的预备(15:1-8

10.2. 倒下瘟疫(16:1-21

        景象:在天堂的广场中,七位天使準备倒出七碗最严重之瘟疫。当得胜之圣徒唱出赞美诗后,天使将神忿怒的七碗倒在地上,自从有人类历史以来最严重之瘟疫便一个一个降临到这个不信的世界。

经文解释

15:1 这一章接续第11章的发展,就是第七号的吹响,带来了七碗的审判,也就是11:14所说的第三祸。「异象」原文的意思是「记号」,就是用表面的事物反映背后的真理,解释历史在神学上的意义,这里用七碗代表了神对罪恶世界的忿怒。

15:2 曾经在地上和敌基督鬥争的圣徒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站在神的宝座前面,就是在玻璃海的上面,他们拿着神给他们的竖琴唱歌。现在的玻璃海和4:6所形容的不同,「有火搀杂」可能形容有红色的火光,正象徵神的忿怒和快要临到的审判。

15:3 这首歌正是赞美神奇妙的作为,开始的时候赞美神的拯救,就是从敌人中拯救出来,正像摩西和以色列人在出15:1-18所唱的,继续是赞美羔羊的拯救,就是从罪恶中拯救出来。神被赞美为伟大、奇妙、公义、真实、圣洁。

15:4 这圣诗很可能是初期教会所唱的,开始的时候是两句带着平衡性的赞美,中间是一个问句,结束是三个回应,都用「因为」开始,注意其中一个「因为」没有翻译出来。

15:5 天上的圣殿被形容为「那存法柜的殿」(民17:718:2),原文是「那存神的约的会幕」,会幕反映在旷野旅程中神的同在,神的约反映摩西在西乃山带下来、放在会幕中的两块法版,也就是神和以色列人立的约。

15:6 细麻衣代表他们高贵和神圣的工作,金带代表他们尊贵和作祭司的地位。

15:7 金碗盛满了神的忿怒,古代的碗是阔的和浅身的,并不像有些图画中的高身瓶子。

15:8 当神的审判开始之后,再没有人能够用祈祷阻止神的作为。

16:1 七个号和七个碗有相似的地方:[1] 最初四个瘟疫都有连贯性,他们所破坏的是陆地、海洋、水源、天体。[2] 最后三个瘟疫也是有连贯性的,他们比前面四个更严重,都是发动邪恶的势力直接攻击人。但七号和七碗也有不同的地方:[1] 七号局部性的,七碗却是全面性的,影响全世界。[2] 七号的时候仍然留给人有悔改的机会,七碗的时候并没有劝人悔改。[3] 七号发生在较长的一段时间,七碗在很短的时间连续发生。

16:2 第一碗带来恶毒的疮,出现在所有人的身上,这些人原来有兽的印记,现在,他们的身上出现了神给他们的印记,这和在埃及的第六灾相似。

16:3 第二碗使海洋的水变成血,而且是死人的血,就是会凝结的、和发臭的,因此海中的活物都死了,这和在埃及的第一灾相似。

16:4 第三碗使江河与泉源的水变成血,因为这是人类食水的来源,结果出现严重的缺水。

16:5 神被形容为「昔在今在」,但却没有以前所说的「以后永在」一句,因为现在是世界的终局,最后要发生的事已经开始。

16:6 神所设的刑罚绝对适合所犯的罪,因为他们流圣徒的血,所以神给他们血喝。

16:7 祭坛代表殉道者的见证(6:9)和圣徒的祈祷(8:3-5)。在启示录中,审判常常和神的祭坛连在一起。

16:8 第四碗使太阳发出猛烈的热力,像火一样使人受苦。

16:9 但是,不信的世界对於痛苦的反应并不是悔改,而是亵渎神。

16:10 第五碗使天空变成黑暗,「兽的国」就是他掌权的地方,在这个时间,全个地球都是兽所控制,这和在埃及的第九灾相似。

16:11 「疼痛和疮」表示前面四个瘟疫的效果仍然存在。

16:12 第六碗带来「东方所来的众王」的侵略。「东方所来的众王」有极多不同的解释,没有定论,他们共同的目的是毁灭以色列,但他们真正所对抗的是基督和神的军队。这个最后战争的开始记载在16:13-16,参加战争者记载在17:12-14,战争的结束记载在19:11-21。「伯拉大河」就是现在伊拉克的幼发拉底河。

16:13 约翰看见三个污秽的灵从龙、兽(敌基督)、和假先知的口中出来,他们就是迷惑人的来源,就像现代的世俗人本主义和后现代主义。「好像青蛙」可能是指他们的不清洁、或者是指他们不停迷惑人的叫声。

16:14 魔鬼的三位一体利用奇事迷惑世界,使全世界的政治势力跟随他们,组成一支强大的军队进攻以色列。

16:15 忠心的信徒被鼓励要警醒,在属灵方面说,基督徒要用智慧分辨魔鬼迷惑人的言语。

16:16 哈米吉多顿正确的位置并不清楚,普遍的解释是现代的米吉多城,在以色列国北部,在海法港的东南方,离拿撒勒不远,有人则认为最后的战争将发生在耶路撒冷附近。

16:17 第七碗倒出的时候,神宣佈说:「一切都完结了。」也就是神忿怒的后果已经完结,大巴比伦城要被毁灭。

16:18 除了闪电、声音、雷轰之外,有一个极大的地震,比较人类历史中所有的更大。

16:19 这前所未见的大地震把大巴比伦分裂成为三段而使它毁灭,列国的城市也被摧毁倒塌了。大巴比伦城可能代表了全世界的政治制度,也有人认为是罗马或耶路撒冷最大忿怒理应涉及全世界。

16:20 巨大的地震使全部海岛都逃避,也就是消失了,很多大山也不见了,很可能是因为地壳的大波动。

16:21 神忿怒的高峰是一百磅的大雹(书10:11;结38:18-22)。留意人对最后三个瘟疫的反应都是亵渎神。

生活应用

        16章形容神可怖的审判,比我们想像中都更可怖,用来惩罚末期反叛不信的人。但神的审判不单在这个末期时间出现,对於不信耶稣的人来说,他们每一天都在神的忿怒之下(约3:36),更可悲的,他们将在审判日独自站在神的面前承受神可怖的忿怒(罗2:5),单单这个思想就应该激励我们,要尽力去拯救我们的亲友,将福音带给他们,使他们不需要面对神的忿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