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样成为基督徒

中文繁體

我在广州出生,在一个传统的中国家庭长大,像一般中国人一样敬拜祖先和迷信。我可能模糊地知道有一位神,但神在我的生命中没有任何地位。

1949年,共产党夺得中国政权,我的家庭便逃难到了香港。当我读小学四年级时,爸爸患了鼻咽癌,幸而他找到一位懂得先进医学姓左的医生,运用放射性治疗医好了爸爸(在当年,放射性治疗是极先进的医学方法)。在爸爸医疗期间,一个朋友带领他到一所基督教循道会,他成为基督徒,并在一年後接受洗礼。

之後,全家人便开始参加教会聚会,我也参加主日学。我听到圣经和耶稣的故事,虽然我不明白福音,但却认为自己是一个基督徒。

少年的我很少想到生命的意义。然而,我是不快乐的,我很少笑,生活是沉闷的,我的生命就如(莎士比亚剧中的)麦克伯夫的话:「充满了喧哗与骚动,却一点意义都没有。」

小学毕业後,我考进了一所有名的会中学,在学校中,我再听到耶稣的故事,但故事对我仍没有重要性。中的时候,我加入了学校的基督徒团契。有一天,一个中六的学生问我是否是基督徒,我说是,他继续问我是否已经重生得救,但我不明白问题,这问题听起来像是一件神秘的事。

冬季的一天,同学邀请我到一个晚上的福音聚会,我勉强答应参加,但却没有打算去,因为我晚上很少出门,而且聚会的地点也需要坐公车才能到达。但不知是什麽原因,我却在当晚参加了聚会。

那天是1961127日,夜裏的街道一片漆黑,我在黑暗中走向聚会的矮楼。我心内沉重、疲倦,生命缺乏意义的感觉充塞了我的思想。即使是现在,我仍然可以在脑海中看到那黑暗的街道。

在聚会中,讲员再次讲述耶稣死亡的故事。不过,这一次,他详细形容耶稣死亡时所经历巨大的痛苦。更重要的是,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听到别人清楚解释故事的意义,就是耶稣为我的罪担当痛苦和死亡,如果我接受耶稣,就能从罪中获得拯救。在那一刻,耶稣痛苦死亡的情景似乎浮现在我眼前,我在心中向神承认自己的罪,也愿意接受耶稣作为我的救主。

离开聚会时,我有一个很奇怪的经历,它清楚地烙印在我的记忆中,彷彿是昨天刚刚发生一样。整个世界彷彿被更新,平常繁忙的街道很安静,只有几个行人,但所有事物彷彿发出神秘的光芒。路灯似乎比平常光亮很多,也带着光环,寒冷的空气是那麽新鲜、甘甜的,我尝试一次又一次深深地吸入肺中。然而,我的内心却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注满了全身。

在眼前出现了我过去所作的坏事,像一部没有彩色的古老电影地一幕一幕出现。我记得如何对父亲说谎,记得如何憎恨我不喜欢的人,甚至记得争上公车时推开其他人。虽然这些罪列队出现在我的脑海,但却没有带来苦恼,因为在我心中的声音向我保,这一切都已经被饶恕,不再被记念!

回家後,心内仍然充满了喜乐,我长时间祷告感谢神。持续在我心中的喜乐和温暖,带领我进入从未经历过、最甜美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