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七印(啟6:1-17

引言

部四、七印(6:17:17

4.1. 前四印:四騎士(6:1-8

4.2. 第五印:殉道者之呼喊(6:9-11

4.3. 第六印:大地震(6:12-17

        在七個印完全揭開之前﹐書卷其實還沒有打開。這些印可分為兩組﹐分別為前四個和後三個之後的七號和七碗也是一樣。它們都是神審判的行動。

        景象:在天堂巨大的廣場中央﹐羔羊開始揭開這卷記載着世界命運的書卷上的印。當這些印被打開的時候﹐一些事跟着發生。首先有不同顏色的四匹馬出現﹐每一匹馬上面均坐着一個騎士。他們各自在地上引起廣泛的混亂。當揭開第五個印的時候﹐有大聲音從殉道者發出﹐求神的公義審判。而當揭開第六個印的時候﹐個大規模的災難終於降在地上。

經文解釋

6:1 其中一個活物發出像雷一樣的聲音說﹕『你來﹗』﹐命令第一個騎士騎馬前來。

6:2 第一個騎士騎的是一匹白馬。他有一把弓和一個冠冕﹐是一個決心取勝的征服者。他的身份可能是﹕〔甲〕愛任紐(第二世紀認為騎馬的就是基督﹐而那匹白馬代表福音帶着勝利的步伐被廣傳﹐原因是在啟示錄19章中騎着白馬的是基督。不過﹐在仔細比較兩者之下﹐兩者相同的地方實在不多。〔乙〕他代表討伐及軍國主義的靈。在舊約﹐弓是軍事力量的表記﹐而冠冕則是勝利的記號。〔丙〕他代表帝國主義(在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初)﹐當時征服和勝利經常是其附屬品。再者﹐帝國主義的征討通常自稱為了一個正義的出發點﹐因此馬是白色的。

6:3-4 第二個騎士騎着一匹紅馬﹐有一把大刀賜給他﹐使他能奪去地上的太平﹐讓眾人彼此相殺。他的身份可能是﹕〔甲〕紅色代表殺戮和流血。如果第一印表達一個從外面來的侵略﹐第二印可能指內部的鬥爭。那騎士的任務是除去和平﹐使眾人此摧毀。〔乙〕他象徵共產主義(在20世紀初和中期)。共產主義的特色就是經常有各種衝突和內訌(例如在中國的內部鬥爭和清算)﹐以及大量的死亡(大刀)。另外﹐共產主義經常用紅色來代表自己。

6:5-6 第三個騎士騎着一匹黑馬﹐有一個天平賜給他。他的身份可能是﹕〔甲〕天平代表一個物資缺乏的時代﹐那時﹐基本的生活必需品由於通貨膨脹價錢暴升。一個人一天的工資只能夠買他自己所需要的麥子﹐或三人份量營養較低的大麥。這個價錢比起原本的價錢高出1012倍。〔乙〕他代表石油危機(1970年代)。那時由於石油短缺﹐引致油價激烈上升﹐而其他物價也因此大幅度增加。到目前為止﹐不斷上昇的油價仍然引起各種經濟危機。再者﹐石油本身是黑色﹐和馬的顏色相配合。

6:7-8 第四騎士騎在一匹灰馬上﹐好像屍體的顏色。那騎在馬上的名叫死亡﹐有他的同伴『陰府』跟隨着他。他的身份可能是﹕〔甲〕他代表戰爭帶來的災禍﹕刀劍、饑荒、野獸和瘟疫會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結14:21)。〔乙〕他代表最近世界性的災難。在過去的一世紀各種大規模的戰爭持續出現﹐包括現在(中東、中非、南美和南亞洲)。很多國家也時常有飢荒﹐例如蘇丹﹐埃塞俄比亞﹐北韓等。瘟疫包括愛滋病劇性感冒和禽流感等。野獸可能象徵一些失去控制、無理性的人﹐例如恐怖主義者。

第四印影響『地上四分之一的人』﹐之後的號則摧毀三分之一(8:7-8,10,12)﹐而最後的碗則完全摧毀整個大地﹐這顯示出這三個周期的審判一個比一個強烈。

6:9 第五個印顯露出天國內的一個祭壇(可能很接近神的寶座)﹐祭壇下面是一班忠心殉道者的靈魂。這些殉道者在地上早死﹐在神眼中等同在天國的祭壇上獻的一個祭牲。現在那些靈魂都被安置在安全的地方﹐靠近榮耀的寶座。

他們的死是為了神的話以及他們為了自己信仰所作的見證。耶穌教訓說﹐若一個人要作祂的門徒﹐他必須『背起十字架』(太10:3816:24)﹐意思不單指那人要忍受迫害﹐甚至願意為了他的信仰而殉道。

6:10 神的審判是一種罪有應得的懲罰﹐不是一種報復﹐這個差別非常重要。報仇的心態是出自內心的苦毒﹐神不會因仇恨而作出行動。不過﹐神會懲罰和報應那些作惡的﹐要他們為自己的行為付上代價。『住在地上的人』這一句在啟示錄中是對那些憎恨神的人類的特別稱呼。3:108:1311:1013:8,1217:217:8

6:11 白衣是祝福和純潔的記號。有人相信這些白衣代表屬靈或榮耀的身體﹐是神提早賜給這些殉道者﹐作為特別的榮譽。

有人告訴這些殉道者要再等候多一點時間﹐因為還有其他的殉道者會在末日前被殺。神是基於一個預定好的時間表去統治這個世界的。『等到他們滿足了數目』是另一個方法去說明『直到神所定的時間來臨』。這並不表示神隨意定下一個數目﹐然後等這個數字達到為止。

6:12 第六印是巨大天體騷動的開始。地震在以前經常是神降臨的特徵(出19:18﹔賽2:19)。太陽變成黑色﹐像從黑羊的毛所造的粗布一樣﹔這種布通常在哀悼的時候才穿著。月亮轉紅很可能因着某種大氣層的變化﹐這種變化或許也是導致太陽變黑的原因。

6:13 天上的星辰﹐可能是彗星群﹐被描繪為從天掉到地上。

6:14 天空、山嶺及島嶼都移了位﹔這驅使人們在極大的恐懼中逃避。

6:15 主的日子對那些不義的人來說是一個恐怖的日子。在神的審判下﹐所有人無論任何階層也沒有甚麼分別﹐沒有任何金錢和權力可以救這些人脫離神的忿怒。這總共寫了七種人﹐目的是強調完全和所有的意思。

6:16 這些人因為極恐慌的緣故逃到山﹐哭號死﹐不敢站立面對神的審判和羔羊的忿怒。對不信者來說﹐死亡的恐怖在於要面對未知命運的黑暗和意識到將要來臨的審判。

6:17 神的忿怒既是一個正發生的現實(羅1:18)﹐也是末期將發生的事件(啟19:15)。這不是神公報私仇﹐而是神的聖潔對那些持續不斷、毫無悔改之意的邪惡行為的自然反應﹐這些事我們在世界各地隨時隨刻都可看到。

生活應用

        今日在許多民主的國家﹐世俗化的人正嘗試把神從社會驅逐出去。在回教和共產主義的國家當中﹐不少基督徒受到逼迫和殺害。很多基督徒都在問同一個問題﹕『還要等多久﹖』我們需要為基督快來禱告﹐但我們亦需要接受神有祂自己最合適的時間﹐並且祂掌管着人類的命運。

        某些在打開七印時所引發的事件極有可能已經在今日正在進行。我們需要有一個迫切的心去盡快傳福音﹐並繼續在這些最後的日子努力事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