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大罪人 (帖後 2:3)

帖撒邏尼迦後書 2:3
人不拘用什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

困難﹕

         誰是那「大罪人」﹖這個人的身份是今日許多讀者的問題。

背景﹕

         保羅寫給帖撒羅尼迦人的兩封信都是在回應關於耶穌基督再來的問題。在第一世紀﹐早期教會的信徒為著主耶穌基督將要很快回來這個活潑的盼望﹐都充滿期待和火熱的信心。祂的復活就象徵著死亡的權勢已經被征服(徒224)﹐而藉著祂的生、死、以及復活所開始的這末後的日子(徒217)即將要因著基督第二次榮耀的再來(徒320)而快要結束(林前729)。保羅和其他許多人一樣﹐相信這個眾所期待的高潮可能會在他們有生之年的時間發生(帖前415)。

         在這樣的確信底下﹐一些事情的發生引起了帖撒羅尼迦內的信徒一些很困惑的問題﹕「那些已經離世的基督徒是否已經沒有機會在基督第二次降臨這個榮耀的一刻參與其中﹖」保羅的答案乃是﹕當耶穌基督再來的時候﹐那些屬於祂的人﹐即使已經死亡﹐也會復活﹐並與其餘那些還活著的基督徒一同聚集在一起(帖前416-17)。

         而在帖撒邏尼迦後書﹐我們則看到當時教會之間流傳著一些關於「主的日子」已經來臨的謠言﹐以致某些信徒產生恐慌(22)。這個說法確實令人不安﹐甚至產生極大的恐懼﹐因為這表示他們被排除在外﹐並沒能夠參與基督再來時的聚集﹐並且他們可能會「永遠沉淪,離開主的面和他權能的榮光。」(19)保羅聲稱這個流言乃是虛假的(23)﹐並肯定地表示一些在主再來之前必然會發生的事還沒有出現。

         當保羅形容這些將要發生的事時(23-10)﹐他首先提到一位「大罪人」。他似乎是一個

離道反教事件中的一名主角(23)。他把自己高抬超過眾神﹐「甚至坐在神的殿裡,自稱是神」(24)。他的到來「是照撒但的運動,行各樣的異能、神蹟,和一切虛假的奇事」(29)﹐並且行「各樣不義的詭詐」(210)。他是沉淪的(23)﹐必在主耶穌的手上被廢(28)。

解釋﹕

         在這個對抗神的背景底下所描述的「大罪人」﹐事實上和舊約中一些相關經文中所描述的相似。這個在預期中出現的「大罪人」出現在但以理書第11章的異象中﹐那裡所描寫的似乎是有一位將來的統治者要高抬自己超過眾神(但1136-37)﹐並且要褻瀆神的殿(1131)。

猶大人基督徒亦應該對167-164BC馬加比對抗敘利亞人的革命記憶猶新。引發那次革命的

起因在於當時的敘利亞王安提亞哥(Antiochus IV, Antiochus Epiphane)自稱他是神的顯現﹐

並且褻瀆聖殿。其他以色列的仇敵以及他們的神都曾經被描述為高舉自己﹐並要擁有神的地位(參看結282和賽1413-14)。

         大約在保羅寫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十年前﹐卡利古拉大帝曾經嘗試要把他自己的一個像放到耶路撒冷的聖殿之內他自稱有神的榮耀。這件事似乎是一個預兆﹐令人不難想像將來的一個「大罪人」會完全絕對地棄絕神。

         這裡所描寫的人物和約翰書信中的敵基督相似﹐這人和歷史的終結有關(「末時」)﹐他也否認神和基督(約一218-22)。敵基督和大罪人一樣﹐是迷惑人的(約二17)。正如

各種不法的事和作為在「大罪人」出現在歷史之前就已經存在﹐「敵基督的靈」也是在成為實質、在歷史中出現的形象之前已經開始工作。

         保羅提到關於在基督第二次再來之前所必然出現的某個「大罪人」﹐似乎是表示有一種強大要對抗神的力量會出現(事實上這種力量已經出現在世上﹐只不過是透過受限制的方式)﹐這種對抗將會達至一個高峰﹐並將實現在一個帶領著龐大敵基督運動的歷史人物身上。

         對於第一世紀的基督徒來說﹐敵基督的靈似乎就在那些逼迫基督徒的凱撒身上(假設他不是敵基督自己)。在整個教會歷史當中﹐無論是一些世俗的領袖還是教會的領袖﹐都曾經有被認為是這個「大罪人」或「敵基督」的。所有這些要確實地指出誰是敵基督的企圖最終都明顯地不成功﹐反而顯示出這些嘗試都是冒昧而無用的。當這個「大罪人」顯露出來的時候﹐信徒自然會認出這個最後顯現的邪惡。然而﹐在這個過渡時期當中﹐信徒只是被呼召去抵擋那敵基督的靈﹐以及對邪惡的統治作出反抗而已。

應用::

         保羅提到敵基督﹐不是為了讓我們知道他是甚麼人﹐而是為了讓我們準備好可以抵擋各樣威脅到我們信仰的言論。如果我們的信心堅強﹐我們就不需要害怕前面將要來臨的事﹐因為我們知道無論這個大罪人有多大的能力﹐又或是情況變得怎樣惡劣﹐他已經被神所勝過。神在掌管著一切﹐祂必然會勝過敵基督。我們的責任是要儆醒﹐為到基督再來而作好準備﹐並且按祂的旨意傳揚福音﹐好讓更加多的人作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