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以撒與利百加(創 24

引言

J部:亞伯拉罕之老年(22:124:67

J4. 為以撒娶妻(24:167

         亞伯拉罕遣派他的僕人為以撒找一個妻子,準備不久的繼承。

         當利百加被詢問她是否要離開家庭和家鄉的時候,她毫無保留地回答:「我要去!」(halak),因此,她的行動使人有時形容她為「女亞伯拉罕」。

         這故事指出成功是出於神的照顧和幫助,包括隱藏的和間接的。但人的決定也是實在的,他們的決定也是出於自己的選擇。

         亞伯拉罕和雅各都離開他們的家鄉,但以撒卻從來沒有離開他的出生地。

解釋

24:1 賜福:(barak)形容亞伯拉罕的富有。在這個故事裏面,多次出現希伯來文b-r-k,加重說出神大大的祝福(1,27,31,35,48,60節)。

24:2 管理他全業最老的僕人:家庭中最高的管理人,可能是大馬色人以利以謝(創15:2)。

把手放在我大腿底下:這是起誓的禮儀(見創47:29),大腿代表族長的生育能力,也代表他是家庭的源頭。

24:3 指着耶和華天地的主起誓:起誓表示神所看見的,祂會判斷僕人行動是否有效。

不要為我兒子娶這迦南地中的女子為妻:亞伯拉罕強烈地反對以撒娶迦南人不信的女子。

24:6 要謹慎:原文是「你要小心」,是一個警告,絕不要帶他的兒子到哈蘭。

24:7 他必差遣使者:亞伯拉罕講及神以前給他的祝福,也是神繼續祝福僕人的確根據。

24:10 米所波大米拿鶴的城:原文是「亞蘭拿鶴」,意思是「兩河的亞蘭」,在幼發拉底河旁,城的名字是拿鶴,就是亞伯拉罕的兄弟的家族。

24:11 天將晚:每天徬晚涼快的時候,女人要來拿家庭的水。

24:12 施恩給我主人:求神因着對他的主人的應許而施恩給他,這禱告是在心中作的(45節)。

24:14 僕人希望找尋以撒的妻子,要她表現好客的品質,也包括艱難的工作,就是給十個駱駝的水。

24:15 話還沒有說完:神的答允是那麼快,要用希伯來文的「看啊」(hinne)和「出來」的分詞形容利百加出現的突然。

24:16 處女:(betula)一個有好名聲仍然在父家裏的少女,聖經也清楚形容她有性貞潔。

他下到井旁打滿了瓶、又上來:這裏講明到水泉打水不是容易的工作,需要上下一個斜坡,利百加的慷慨可以比較亞伯拉罕的慷慨。

24:17 僕人跑上前:僕人的跑帶來一連串的行動,就是利百加的「跑」(20,28節)和拉班的「跑」(29節)。利百加的好客見於她熱情的招待客人,好像亞伯拉罕一樣。

24:19 叫駱駝也喝足:利百加甚至照顧駱駝,不需要僕人的要求。拿水給駱駝不是容易的工作,因為每一隻駱駝可能需要100公升水,而且總共有十個駱駝。

24:22 一個金環、重半舍客勒:舍客勒的重量不清楚。金環(鼻環)和兩個金鐲大概是貴重的禮物,因為拉班看到禮物很興奮(30節)。

24:27 應當稱頌:(baruk)和這一章「祝福」(baruk)相似。僕人在興奮當中也沒有忘記神,他跪下讚美神,明白是神帶領他找到需要找的人。

24:29 跑出來:拉班沒有等待亞伯拉罕的僕人到達,他就跑出去歡迎他,因為他看見禮物。拉班因為愛慕錢財,後來令他不善待雅各。

24:33 我不喫、等我說明白:僕人希望完成他的任務,立刻要求答案。

24:42 便說、神阿:他見證神怎樣帶領他準確地找到利百加

24:49 就告訴我:僕人用兩次「告訴我」來對兩個男人(拉班和彼土利)施壓,要他們立刻答應。當然利百加要作最後決定,但僕人需要按照規矩先獲家長同意。

24:50 這事乃出於耶和華:兩個男人承認這事是神的旨意,所以不能拒絕。

24:58 我去:在希伯來文只有一個字,表示她強烈的表示要去。

24:59 他的乳母:底波拉,是一個受尊重的家人(創35:8)。

24:60 得着仇敵的城門:打敗仇敵,拉班的祝福和神的應許所用的字是一樣的(創22:17)。

24:62 庇耳拉海萊:就是夏甲遇見天使的地方,也是以撒和利百加後來承繼亞伯拉罕以後要住的地方(創25:11)。

24:63 在田間默想:在猶太人的傳統裏,「默想」的意思是祈禱,描寫以撒是一個默想或禱告的人。另外一個意思是「抱怨、哀傷」,可能指以撒仍然為他母親的死亡哀傷,因此需要「安慰」(67節)。雖然他的母親已經去世三年,他還是低沉和哀傷。不過,「默想」可能更接近這一章「禱告」的重點。

24:64 急忙下了駱駝:利百加立刻下了駱駝,可能想看清楚以撒,也可能表示她的禮貌。

24:67 並且愛他:在希伯來的故事裏不常見描寫婚姻內地愛,這裏說明他們夫婦也真正愛的關係。

應用

         亞伯拉罕的僕人求神給他的證據就是要以撒未來的妻子擁有好客和服侍人的性格,他正確地尋找良好的內在性格,不是外在的面貌。當我們評斷人的時候,也要將重點放在內在的品質。

         當亞伯拉罕的僕人講述他的故事,他公開的講到神話祂的恩典。我們常常不是這樣,恐怕別人誤會我們、拒絕我們、或感覺我們太宗教化,我們有沒有勇氣大膽向人分享神為我們所作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