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神立約之確認(創 1516

引言

H部:亞伯蘭移居迦南(12:116:16

H5. 亞伯蘭和羅得分離(13:118

         這是一段充滿神秘的經文,描述神走過獻祭時可怖的情景,並以祂的出現確認與所立的協約(17節)。神亦啟示應許在歷史上會怎樣成就,就是經過出埃及和征服(1316節)。

H6. 亞伯蘭拯救羅得(14:124

         無子女的撒萊實行她自己的設計,利用使女夏甲為亞伯蘭產子。亞伯蘭和撒萊實際上是重演伊甸園的罪,就是懷疑神的話。夏甲懷孕後,撒萊和夏甲之間的鬥爭加劇,最後是夏甲的逃離。然而,神命令她回歸,後來生下以實瑪利。

解釋

15:1 這事以後:這句話引入了新的一段,常常可以在舊約見到。

異象:異象和夢是神向族長作啟示性講話時常用的方法,有時神顯現於自然界現象,如雷暴(出19章;哈3:8)或人的形式(創18:12; 28:13; 35:24,30)。

盾牌:保護;神應許保護他人身的安全,免遭傷害。

15:4 你本身所生的:神告訴亞伯蘭要等待自己的孩子出生。不過神並沒有在指定兒子是否是他的妻子撒萊所生。

15:5 數算眾星:星星的比喻會在摩利亞山再次出現(創22:17)。

15:6 亞伯蘭信耶和華:亞伯蘭他的未來交託神,深信神會為他完成應許,而不是相信自己能做些什麼而完成應許。

以此為他的義:神以亞伯蘭的信心有正義的價值,就是和神有正當的關係,獲得神的接納。正義從信心而來,不是從行為而來。

15:7 「我是」:神的自稱,對摩西也是這樣自稱(出20:2),耶穌也常常用「我是」表示自己和神的同一。

15:8 我怎能知道:亞伯蘭要求神確認土地的應許。

15:9 為我取一隻三年的母牛:這五種被宰殺的動物和以色列人後來獻祭的動物有一點不同,這裏的母牛、母山羊和公綿羊是三歲大(以色列人獻一歲的),斑鳩和雛鴿也不是獻祭的動物。

15:10 分成兩半:亞伯蘭將動物一半對着一半的擺列,讓中間有通道,但雀鳥沒有分開,大概是太小。

15:11 鷙鳥:是不潔的生物,威脅被宰殺的動物,若它們碰到動物就成了不潔,不適合獻祭。

15:12 沉沉的睡了:發呆或白日夢狀態,並非完全沒有意識。

驚人的大黑暗:與亞伯蘭後裔被奴役的悲慘預測有關。

15:13 的確知道:回應亞伯蘭前面「我怎能知道」的問話,這一節也預言他的後裔會在外國經歷400年的奴役。

15:16 第四代:希伯來文的「代」表示一段時間,但不一定是固定的年數。由於13節講及400年,一代可能等於100年,加上亞伯蘭的下一代(以撒)也是100年後出生(創21:5)。

亞摩利人的罪孽:在舊約,亞摩利人的意思有些不同,可能指所有迦南人(摩2:10)或其中一族。摩西律法也宣判他們的罪,就是在宗教儀式中有極大的強暴和性罪惡。

15:17 冒煙的爐、並燒着的火把描寫神陰森可怖的出現。

從那些肉塊中經過:是神確認自己會成就應許的可見的記號。

15:19 基尼人之地:十族可能象徵完整,也就是代表居住迦南地的所有人。

16:1 一個使女名叫夏甲、是埃及人:可能是法老給亞伯蘭的禮物。

16:2 亞伯蘭聽從了:亞伯蘭錯誤地聽從撒萊,就好像亞當聽從他的妻子一樣(創3:17),撒萊「拿」夏甲「給」「他的丈夫」。

16:3 在迦南已經住了十年:古代的習俗是,如果妻子不能生孩子,丈夫可能娶另一個人,猶太拉比解釋撒萊的行動,說十年不生孩子可以是一個離婚的理由。不過,多妻是錯的,它違反神的旨意(創2:24),威脅家庭的穩定,亞伯蘭家庭內的鬥爭正好說明這個可能。

16:6 你可以隨意待他:亞伯蘭吩咐撒萊用「你認為的最好方法她」,並不是准許撒萊用她喜歡的任何方法去做,而是要撒萊用她認為的「正確方法」處理。

苦待他夏甲:與奴役、壓迫、甚至絕望相關,這是不恰當的行為。

16:7 耶和華的使者:有些經文將「神的使者」和神等同。傳統上,基督教對神的使者的解釋是道成肉身前的神的兒子(就是基督的顯現)。

書珥路上書珥是西乃半島西北地區,夏甲是向埃及走。

16:11 起名叫以實瑪利以實瑪利意思是「神聽見了」。

16:12 為人必像野驢:夏甲的孩子有四個特徵:(1)「為人必像野驢」:生活方式在社會習俗以外,就是在沙漠中居住。(2)「他的手要攻打人」:敵對所有人。(3)「人的手也要攻打他」:結果所有人也跟他敵對。(4)「必住在眾弟兄的東邊」:原文是「面向眾弟兄」,其實不是住在東邊,而是說明他對眾弟兄運用暴力,打破對家庭的忠誠。以實瑪利被預言為一個對抗者,他的敵對行動不分敵我、沒有節制。

16:13 對他說話的耶和華:那使者就是神。

那看顧我的:「可以可見的神」可能是較好的翻譯。

16:14 庇耳拉海萊:意思是「可以看見我的永活者的井」。

應用

         亞伯蘭和撒萊後10年等待孩子後最後用自己的方法找尋夏甲為代妻。這缺乏信心的行動為家庭帶來的災難即使在今天,以色列人仍然要承受錯誤決定擔,以實瑪利的後裔(阿拉伯人)仍然不斷嘗試毀滅以色列。

         雖然找夏甲為代妻是撒萊的主意,但她卻責怪亞伯蘭帶來壞的結果。人往往為自己的錯誤指責別人,而不承認錯誤,要求寬恕。就像亞當夏娃也是指責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