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专题:语言的变乱

引言

        语言是拦阻人类彼此沟通一个极大的障碍﹐不同语言所产生的阻力跟不同肤色、民族所产生的阻力一样﹐甚至更大。究竟神为何要利用语言把人类分开﹖又是否有證据證明这个世界曾经有一段时期只有一种语言﹖这种统一的普及语言又会是怎样的呢﹖

解释

为何神需要在巴别塔事件中混乱人类的语言﹖

在创 1:28﹐神吩咐亚当和夏娃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为了地上所有的生命著想﹐人必须散佈整个地面以致能够有效地管理地球上的所有资源。不过﹐人类似乎却没有遵守这个吩咐﹐他们并没有远离最初所居住的美索不达米亚。

在创 9:1﹐神再次指示挪亚和他的儿子要「生养众多﹐遍满了地」。但在创 11我们再次见到神的命令在挪亚以後经过许多代依然被忽视﹐人类仍然只居留在一个地域中。

在巴别﹐一批有著划一语言和属於同一国族的人决定开始一个野心勃勃的建築计划﹐他们要建造一座大城和一幢高塔﹐当中提出两个很清楚的目的﹕

[1] 为了避免人类迁移至美索不达米亚边界以外的地方﹐亦即是防止人们分散﹕约瑟夫(Josephus)的註解说明这是直接违背神在创 9:1中所提出要他们遍满地面的命令。神命令他们分散﹐但他们说﹕「不要﹐我们要一起生活﹐死在一起。」

[2] 为了表达他们对自己的成就感到骄傲﹐并且他们希望可以为自己留名﹕他们希望完成一些丰功伟绩好让後世的人羡慕。

在巴别塔所发生的言语混乱得出两个结果﹐粉碎了上述这两个目的﹕

[1] 为了让人类能够继续生存下去﹐神强制要人类遵守遍满整个地面的命令。之後的实际情形可以从创世记中所记载的地名推敲出来。在创 1-9章﹐所有提到的地名都是在美索不达米亚周围的地区。从第10章开始﹐极可能是在巴别塔事件之後﹐我们可以见到所提到的地方概括了整个东半球的一大部份地域。

[2] 神粉碎了他们的骄傲和他们能够留名的希望。再者﹐自从巴别塔事件以来﹐神一直持续令不同国家在地域上和政治上分开﹐以防同样的情形再次发生。

到底人类怎样扩展至整个世界并在当中居住﹖

人类的语言被混乱後﹐人自然比较倾向寻找并且靠近那些和他们可以彼此沟通的人。神虽然有能力令到每一个人都说不同的语言﹐但实际上神似乎让同一部落或种族的人说同一样的语言﹐以致同族的人可以沟通﹐但却不能和别的部落或种族的人沟通。结果﹐有著其独特语言的各个国家因此诞生。

这世界是神所创造和形成的﹐当中的土地和海洋比例正好被造成互相平衡﹐这比例对生命最为适合。此外﹐祂亦精心设计不同的地理环境及利用地球物理力学﹐以致在适当的时间和适当的地点会产生某些状况把人类分开﹐并且让他们持续分隔。

许多地理学家都对地球上的地理结构发出讚叹和惊异﹐他们长久以来都留意到基本上所有地球上的大陆土地都位於适合人类居住的气候带範围之内。再者﹐大陆和一些主要岛屿都几乎连成一片﹐以致人类可以经过土地迁移到极远的地方。不过﹐一些地和地之间仍然存在著一些水的阻隔﹐这些障碍对古人来说仍然是难以克服的困难。例如南北美洲和欧亚大陆之间被白令海峡切断﹔印尼和亚洲大陆之间则被马六甲海峡分开﹔澳洲和印尼之间有托雷斯海峡﹔而英伦海峡则在英国和其馀的欧洲之间。这些海域虽然并不是十分宽阔﹐也足以成为让古人难以越过的障碍。

不过在1996年一个地质学和古生物学的研究显示﹐在40,00011,000年前大海的水位比起今日要低很多﹐这是由於一些巨大的冰层形成并掩盖了所有接近北极的区域﹐包括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这令到一些陆地露出水面﹐像桥一样把大陆和岛屿连成一片﹐这样人类就能够经由陆地迁移到世界的每一个部份。

是否世界上的所有语言都来自一种语言﹖

人的语言能力﹕当神创造第一批人时即亚当和夏娃祂是按著自己的形像创造他们(创 1:26-27)。这和神相似的特性无可置疑地包括了能够利用语言去作出能彼此理解的谈话。事实上﹐神在最初造人的时候便已经对他们说话(创 1:28-30)。因此他们应该有能力理解对方所说的话﹐当然亦表示他们自己也能够说话。

语言的起源﹕语言学家都尝试寻找语言的起源﹐就像科学家尝试寻找生命的起源一样。他们创立了许多不同的假设﹐但是并没有一种假设是大部份的语言学家都支持的。我们相信人的语言能力是神所创造的﹐这就难怪语言学家并不能确定他们的假设能够解释语言的起源。另一方面﹐这些假设却可能对解释语言如何随著时间发展有帮助﹐这包括新的字彙如何产生﹐以及原有的字彙怎样出现新的意思或用途等。

关於起初只有一种语言的證据﹕语言学家在研究表面上分别很大的语言时﹐在它们之间找到许多联系。语言学家康达曾仔细研究了12种非常不同的语言中的172个字根﹐最後作出结论表示三大语系(闪族语系、含族语系、和印欧语系)在最初极可能是同一种语言﹐直至有某种突变发生才开始了它们各自的发展。即使非基督徒的语言学家也支持人类原先只有一种语言的假设。

亚当所用的﹐人类原先所说的语言是甚麽﹖

现代基督教学者大致相信亚当开始直到巴别塔事件所用的语言是希伯来文﹐亦可能是一种和希伯来文类似的语言。理由包括﹕

[1] 挪亚直系後代的名字(记载在创10章)都是那些人原先就有的真正名字﹐不是从音译得来。这些名字﹐虽有的形态上改变了﹐但仍可广泛地从他们的後代中见到﹐只是他们大部份都不知道这些名字的意义。再者﹐这些名字只有在闪族的语言底下才有意思﹐在雅弗和含後代的语言中却没有意义。

[2] 在创世记第4章关於从亚当到挪亚的人类历史记载﹐当中有许多提到的地名、人名和事件都有意无意地显示出後来人类历史中发生的事﹐甚至直到现在还在应验中。但要得出这些提示却只有当所提到的名字或地名按闪族的语言来解释才能够成立。

[3] 如果挪亚所用的语言是近似闪族语言﹐那麽亚当也可能用类似的语言。

应用

        由於人的骄傲和忤逆﹐故此人的语言被变乱了。现在不同的族裔之间不能够轻易地沟通。不过藉著神的大能﹐这个变乱的过程曾经在徒2:5-13五旬节的时候暂时被扭转过来。而在世界的末日﹐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将会聚在一起成为神合一的子民。(启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