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專題:語言的變亂

引言

        語言是攔阻人類彼此溝通一個極大的障礙﹐不同語言所產生的阻力不同膚色、民族所產生的阻力一樣﹐甚至更大。究竟神為何要利用語言把人類分開﹖又是否有證據證明這個世界曾經有一段時期只有一種語言﹖這種統一的普及語言又會是樣的

解釋

為何神需要在巴別塔事件中混亂人類的語言﹖

在創 1:28﹐神吩咐亞當和夏娃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為了地上所有的生命著想﹐人必須散佈整個地面以致能夠有效地管理地球上的所有資源。不過﹐人類似乎卻沒有遵守這個吩咐﹐他們並沒有遠離最初所居住的美索不達米亞。

在創 9:1﹐神再次指示挪亞和他的兒子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但在創 11我們再次見到神的命令在挪亞以後經過許多代依然被忽視﹐人類仍然只居留在一個地域中。

在巴別﹐一批有著劃一語言和屬於同一國的人決定開始一個野心勃勃的建築計劃﹐他們要建造一座大城和一幢高塔﹐當中提出兩個很清楚的目的﹕

[1] 為了避免人類遷移至美索不達米亞邊界以外的地方﹐亦即是防止人們分散﹕約瑟夫(Josephus)的註解說明這是直接違背神在創 9:1中所提出要他們遍滿地面的命令。神命令他們分散﹐但他們說﹕「不要﹐我們要一起生活﹐死在一起。」

[2] 為了表達他們對自己的成就感到驕傲﹐並且他們希望可以為自己留名﹕他們希望完成一些豐功偉績好讓後世的人羨慕。

在巴別塔所發生的言語混亂得出兩個結果﹐粉碎了上述這兩個目的﹕

[1] 為了讓人類能夠繼續生存下去﹐神強制要人類遵守遍滿整個地面的命令。之後的實際情形可以從創世記中所記載的地名推敲出來。在創 1-9章﹐所有提到的地名都是在美索不達米亞周圍的地區。從第10章開始﹐極可能是在巴別塔事件之後﹐我們可以見到所提到的地方概括了整個東半球的一大部份地域。

[2] 神粉碎了他們的驕傲和他們能夠留名的希望。再者﹐自從巴別塔事件以來﹐神一直持續令不同國家在地域上和政治上分開﹐以防同樣的情形再次發生。

到底人類怎樣擴展至整個世界並在當中居住﹖

人類的語言被混亂後﹐人自然比較傾向尋找並且靠近那些和他們可以彼此溝通的人。神雖然有能力令到每一個人都說不同的語言﹐但實際上神似乎讓同一部落或種族的人說同一樣的語言﹐以致同族的人可以溝通﹐但卻不能和別的部落或種族的人溝通。結果﹐有著其獨特語言的各個國家因此誕生。

這世界是神所創造和形成的﹐當中的土地和海洋比例正好被造成互相平衡﹐這比例對生命最為適合。此外﹐祂亦精心設計不同的地理環境及利用地球物理力學﹐以致在適當的時間和適當的地點會產生某些狀況把人類分開﹐並且讓他們持續分隔。

許多地理學家都對地球上的地理結構發出讚嘆和驚異﹐他們長久以來都留意到基本上所有地球上的大陸土地都位於適合人類居住的氣候帶範圍之內。再者﹐大陸和一些主要島嶼都幾乎連成一片﹐以致人類可以經過土地遷移到極遠的地方。不過﹐一些地和地之間仍然存在著一些水的阻隔﹐這些障礙對古人來說仍然是難以克服的困難。例如南北美洲和歐亞大陸之間被白令海峽切斷﹔印尼和亞洲大陸之間則被馬六甲海峽分開﹔澳洲和印尼之間有托雷斯海峽﹔而英倫海峽則在英國和其餘的歐洲之間。這些海域雖然並不是十分寬闊﹐也足以成為讓古人難以越過的障礙。

不過在1996年一個地質學和古生物學的研究顯示﹐在40,00011,000年前大海的水位比起今日要低很多﹐這是由於一些巨大的冰層形成並掩蓋了所有接近北極的區域﹐包括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亞。這令到一些陸地露出水面﹐像橋一樣把大陸和島嶼連成一片﹐這樣人類就能夠經由陸地遷移到世界的每一個部份。

是否世界上的所有語言都來自一種語言﹖

人的語言能力﹕當神創造第一批人時即亞當和夏娃祂是按著自己的形像創造他們(創 1:26-27)。這和神相似的特性無可置疑地包括了能夠利用語言去作出能彼此理解的談話。事實上﹐神在最初人的時候便已經對他們說話(創 1:28-30)。因此他們應該有能力理解對方所說的話﹐當然亦表示他們自己也能夠說話。

語言的起源﹕語言學家都嘗試尋找語言的起源﹐就像科學家嘗試尋找生命的起源一樣。他們創立了許多不同的假設﹐但是並沒有一種假設是大部份的語言學家都支持的。我們相信人的語言能力是神所創造的﹐這就難怪語言學家並不能確定他們的假設能夠解釋語言的起源。另一方面﹐這些假設卻可能對解釋語言如何隨著時間發展有幫助﹐這包括新的字如何產生﹐以及原有的字怎樣出現新的意思或用途等。

關於起初只有一種語言的證據﹕語言學家在研究表面上分別很大的語言時在它們之間找到許多聯系。語言學家康達曾仔細研究了12種非常不同的語言中的172個字根﹐最後作出結論表示三大語系(閃族語系、含族語系、和印歐語系)在最初極可能是一種語言﹐直至有某種突變發生才開始了它們各自的發展。即使非基督徒的語言學家也支持人類原先只有一種語言的假設。

亞當所用的﹐人類原先所說的語言是甚麼﹖

現代基督學者大致相信亞當開始直到巴別塔事件所用的語言是希伯來文﹐亦可能是一種和希伯來文類似的語言。理由包括﹕

[1] 挪亞直系後代的名字(記載在創10章)都是那些人原先就有的真正名字﹐不是從音譯得來。這些名字﹐有的形態上改變了﹐仍可廣泛地從他們的後代中見到﹐只是他們大部份都不知道這些名字的意。再者﹐這些名字只有在閃族的語言底下才有意思﹐在雅弗和含後代的語言中卻沒有意

[2] 在創世記第4章關於從亞當到挪亞的人類歷史記載﹐當中有許多提到的地名、人名和事件都有意無意地顯示出後來人類歷史中發生的事﹐甚至直到現在還在應驗中。但要得出這些提示卻只有當所提到的名字或地名按閃族的語言來解釋才能夠成立。

[3] 如果挪亞所用的語言是近似閃族語言﹐那麼亞當也可能用類似的語言。

應用

        由於人的驕傲和忤逆﹐故此人的語言被變亂了。現在不同的族裔之間不能夠輕易地溝通。不過藉著神的大能﹐這個變亂的過程曾經在徒2:5-13五旬節的時候暫時被扭轉過來。而在世界的末日﹐各種形形色色的人將會聚在一起成為神一的子民。(啟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