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專題:挪亞的後裔

引言

        10章總共列出了源於挪亞3個兒子的70個國族。雖然這些國族都來自同一家庭﹐但結果在地上卻成為了多個不同的種族。為何會發生這種情形﹖我們看到黑種人在過去歷史中經歷無數的悲慘遭遇﹐這又是否來自挪亞對迦南的咒詛﹖

解釋

亞當是在甚麼年份被創造的﹖

愛爾蘭大主教厄舍爾Ussher 曾經在1650-54年發表一份有關聖經記錄的年表﹐他計算出創造天地的年份為主前4004 [大洪水則發生在主前2350]。他的計算是基於希伯來聖經內所記載的族譜。如果用的是七十士譯本或是撒瑪利亞五經的經文﹐計算出來的創世年份就會不同。

不過﹐創世記的族譜記載中卻有明顯的間隔(例如創 11:12亞法撒和沙拉之間不見了該南﹐這在路 3:36卻有記載)﹐理由不是因為聖經不準確。在猶太的習俗中﹐「父親」的意思可以解作「祖先」﹐而「兒子」則可以解作「後代」。由於這些已被證實的間隔﹐創造的年份被認為是在800010000年之前。當然﹐如果族譜的記載只包含真正族譜的10%﹐那麼亞當被創造的年份甚至可以是在60000年前。

o        以聖經中的希伯來文來說﹐ab(父親)可以解釋為祖父﹐曾祖父﹐甚至更前的先祖﹐而ben(兒子)可以解釋為孫子﹐曾孫﹐甚至更後的後代。

最初如何會出現不同的種族

[1] 聖經在何時首次提及不同的種族﹖

關於不同種族的起源到現在仍然是一個謎。在聖經當中﹐多樣的種族起碼在猶太人出埃及的時候已經存在(民 12:1)。

[2] 關於種族起源的世俗化解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世俗主義者相信種族是某種人類進化的結果﹐這是由於不同的人群置身於不同的環境所產生的反應。但是﹐這解釋有很多不妥的地方﹕[a] 在數千年之間不同種族的許多特徵要快速地演變出來﹐ [b] 不同種族的遺傳基因有極大的差異﹐並且 [c] 今日完全沒有遺傳因子轉變的個案(許多白種人在非洲居住﹐經過許多許多代﹐到今日仍然只生下白種的嬰孩)。

[3] 遺傳基因化的過程:

遺傳學的研究顯示﹐透過高度選擇性的配對可能產生基因分化。人類中經過高度選擇所作出的配對(例如一些準備結婚的人特別選擇有相同特徵﹐像生活習慣﹐智商等的人婚配)就有可能導致種族化﹐因為一大群人擁有的相似特徵便可能集合成為同一族。

另一個可能就是亞當和夏娃擁有的多種不同遺傳因子结果誕下不同膚色的小孩。後因為洪水的緣故只有8位生存者。可能挪亞、閃、含和雅弗的妻子都屬於不同的種族﹐以致他們擁有能誕下屬於不同種族的孩子所需要的遺傳因子。

[4] 種族是否和變亂口音有關﹖

有些人推想﹐當神在巴別塔變亂眾人的口音時(創 11:1-9)﹐祂亦設立了種族的多樣化。神當時在巴別的意圖是為了打破有害世界統一﹐並激發眾人擴散至整個地球上能夠居住的地土。要讓眾人分開﹐神可以透過分化眾人的語言﹐亦可以在人身上加上一些新的遺傳因子引致人的外表改變這些外表特徵讓我們可以認出對方的種族。這兩種轉變(語言和種族)似乎互相配合令人類一直分開起碼直到二十世紀末為止。

[5] 種族特徵的穩定性:(續上述第[3]點關於遺傳基因多樣化)

洪水以後﹐當不同的語言出現時﹐很可能說某一種語言的群眾會和其他說同樣語言的人群一起遷移至別的地方。結果這群人的基因庫gene pool就比原先縮小許多。這樣﹐每組人在同一群人找尋配偶生子﹐經過一段時期﹐不同族群的人就會有某些不同的特徵顯現出來。這樣的婚配持續下去的話﹐基因庫將會愈變愈小﹐以致到了一個地步所有說同一語言的家族都擁有同樣或相似的特徵不同族之間原先微遺傳因子差異亦會因此增加。

為何是迦南被咒詛﹐而不是含﹖

[1] 可能迦南在道德上是含個兒子之中最差的(創 10:6)﹐因此咒詛落在他身上。

[2] 迦南要為到他父親的罪付上代價。

[3] 挪亞所說的話是一種預言(和以撒在創 27:27-29以及雅各在創 49:2-27中的情形相似)﹐他預言含的後代將來會發生的事。因此這裡原文用的字是「將會」(shall)﹐而不是「但願會」(may)。而後來亦證實迦南人因著他們在性上所犯的罪玷污了自己(利 18:24)。

黑皮膚是否含犯罪所得的刑罰﹖

[1] 有些人認為迦南的後代並不一定是黑皮膚。

9並沒有任何暗示提到膚色的轉變會是迦南未來命運轉變的表記。事實上﹐沒有任何考古學的證據證明迦南人有深色的皮膚。最後的迦南人在羅馬時代戰爭中迦太基被摧毀時已經絕種﹐故並沒有肯定的證據證實含的後代一定有深色的皮膚。

[2] 歷史與世界大事:

從歷史記載中﹐我們發現黑人確實是不幸的一群。在歷史中﹐他們被征服﹐並且被迫作奴隸。他們的土地直至20世紀一直被白人作殖民地﹐而他們的文化亦比較落後。

今日黑人仍然面對一系列的災難。自然界的災難包括經常發生的旱災、飢荒﹐和愛滋病。人為的災難包括大屠殺﹐極權統治﹐內在軍事上和宗教上的鬥爭﹐這一切都引起大量的死亡。所有黑人的國家都在經濟上頗為落後﹐幾乎沒有進展機會。這實在是一片黑暗的大陸。

不過神仍然憐憫他們。屬靈上﹐這片大陸已經不再黑暗。許多國家的基督徒人數都不斷增加﹐我們需要為他們祈求﹐盼望他們的痛苦能夠得到奇跡般的解救。

[3] 基督徒對種族歧視應有的立場:

有些人利用挪亞所作的咒詛為藉口﹐辯護系統性歧視黑人政策(例如前南非種族隔離政策)﹐這完全沒有理性根據。倘若一個種族真的被神咒詛﹐那也是神自己才能施行審判。對我們來說﹐那群人中的每一個人都有神的形像﹐因此配得和我們一樣的尊嚴。

應用

        所有的種族都來自同一的根源(亞當)﹐而所有人都有神的形像(徒 17:26)。任何形式的種族歧視或隔離分化都不應被容許。

        最重要的是﹐神為世界上的所有人打開了救恩的門。正如彼得所說﹕「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原來,各國中那敬畏主、行義的人都為主所悅納。」(徒 10:3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