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5:21-33)

引言

部二、基督徒的實踐。 分部丁、新關係。

教會這個新群體不單有新標準,也要有新關係,前者是基督徒對自己的態度,後者是基督徒對自己以外的態度,首先是對可以見到、可次觸摸的人,包括夫和妻、父母和子女、主人和僕人的關係,與及對不可以見到、不可次觸摸、在屬靈世界的邪魔。

 

大綱:

5:21                 彼此順服

5:22-24            婚姻的關係:妻子的責任

5:25-33            婚姻的關係:丈夫的責任

 

經文解釋

5:21     有人的責任﹕這段經文的主旨談到婚姻關係中的彼此順服。有些聖經學者認為這一節是上文的延續,亦即是生命被聖靈充滿的第四個結果,他們支持這個說法的原因在於『順服』這個字和之前的三個動詞都是現在分詞。這樣,順服在這奡N指普遍基督徒的應有態度。另一方面,這一節其實較有可能是屬於下面的一段經文,因為22節中沒有動詞,故結構上第21節『要彼此順服』的教導應連於22節。再者,下文所提到的三種關係均以順服為主題﹕妻子當順服丈夫5:29﹔兒女要聽從父母6:1﹔僕人要聽從主人6:5

順服的態度在這個注重自由主義和人權的時代經常被忽略或輕視,然而這是所有基督徒應有的態度﹕謙卑﹔特別是領袖就更應如此。

我們該怎樣面對現今這個追求自由的世代呢﹖

[1] 我們應該歡迎這種發展,因為在過去歷史,或甚至在現今不少文化部落當中,某些階級的人的確被不正當地剝奪自由﹕女人被壓逼或剝削﹔孩子被壓制或虐待﹔工人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在惡劣的環境下工作和收取不合理的薪酬等等﹝最惡劣的甚至是當奴隸﹞。

[2] 我們應該承認教會有時也會助長某些欺壓人的活動。

[3] 我們必須明白各種欺壓人的行為並非神的旨意,這可從耶穌對待婦人和孩子的態度看出來。

[4] 不過,過份地追求自由和權利並不乎合聖經原則。第一,自由必須和責任並重﹝就如下文所記﹞﹔第二,過份追求自由往往壓抑別人的自由。例如世俗主義者堅持人有不受宗教影響的自由﹝其實這是變相強逼社會接受『世俗人文主義』這個宗教﹞,以至剝奪了基督徒的宗教自由﹝像禁止在公眾地方表達我們的信仰﹞。

在談到順服的問題之前,我們必須接受三個聖經真理﹕

[1] 婦人、子女、和僕人均有其尊嚴

[2] 所有人在神面前也是平等的

[3] 所有基督徒需合一,成為神家和基督身體的一份子

順服並不是一個卑賤的詞彙,乃是基於神把我們放在甚麼位置,在強調上述三個真理的特色底下,每個人還是有不同的角色。馬丁路德說過﹕『一個人被稱為漢斯或馬田,與一個人被稱為選民、醫生或傳道者是不同的。』當某人擔任神所委派的一個領袖角色時,他就有從神而來的權柄。要知道所有權柄均從神而來,而順服就是謙卑地承認神為這個社會中所定規律,亦因此這節提到『彼此順服』的原因就是『敬畏基督』。

由於神是所有權柄的來源,丈夫、父母、和主人的權力並非無限制的。如果他們錯用神所賜的權柄,一個基督徒必須為順服神的緣故而拒絕順服他們。彼得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 5:29

神所賜予的權柄該怎樣使用? 它絕對不能用在自私的方面, 而是為了別人的好處而用。聖經時常列出各種關係的相應責任。雖然在要求順服的前提下暗示有權力者的存在,但『權力』﹝Gr. exousia 這個字在這段經文中一次也沒有用過,相反地,保羅在這裡警告那些亂用權力的人,禁止他們濫用自己的地位,並催促他們要記住他們對神及對方所應付的責任﹕丈夫必須愛妻子並顧惜她﹝5:28-29﹞﹔父母不可惹兒女的氣並要小心養育他們﹝6:4﹞﹔主人不應恐嚇他們的奴僕, 而是以正義對待他們﹝6:9

當然,順服是從內心發出的態度。像以上所說的,我們並非在所有的事上都順從別人。同樣的道理也可應用在希伯來書13:17關於順從領袖的命令,這命令的重點在於一個出自內心意願的順服,這比單單在行動上遵從更加困難。

5:22     妻子的責任﹕妻子應該順服作頭的丈夫。這命令的其中一個理由可在哥林多前書11:3-12找到,那是關於創世記2章所記載的創造次序,保羅指出女人在男人之後被造,且是從男人而出,也是為男人而造,雖然保羅後來自己也指出男人也是從女人而出,表示男女間互相依賴的關係,但這着重點在於原先創造夏娃的次序,方式和作用。由於男人的權柄地位是基於神原先創造的用意,它不能因文化應用不同為論據而被取代﹝討論女子蒙頭的論點卻不同﹞,即使是現今也該應用實行。不過,這只能應用在夫妻間的關係,並非普遍的男女關係。

5:23     另一個妻子應當順服的理由是基於基督的例子,由於基督是教會的頭,故丈夫是妻子的頭。我們該怎樣理解這所謂『頭』的意思﹖這兒從基督的例子可看出祂是教會的救主而非獨裁者,在4:15-16,基督是元首,而身體靠祂得到健康,長大並成熟。這位元首表現出關懷而非控制,責任而非統治。希臘字『頭』﹝kephale﹞可解作人頭或『戰鬥中首先出迎的人』﹔如果保羅想用字代表老闆或首領,他大可用另一個希臘字﹝arche﹞。

5:24     雖然丈夫是夫妻中的頭,他卻不應是一個暴君或獨裁者,而是一個關懷者和領導者。另一方面,妻子要願意順服,好像教會順服基督一樣。一個組織需要一個領導者,否則就會經常產生權力的鬥爭,一個家庭亦一樣。雖然一個領導者可以去做帶領的工作,但是他亦有責任去關懷、供應、並且要承擔失敗的後果。

5:25     丈夫的責任﹕丈夫必須愛妻子好像基督愛教會一樣。主耶穌稱自己為新郎﹝可2:19-20﹞,而祂對自己新娘的委身可以用五個動詞來形容﹕[1] 祂愛她,[2] 為她捨己,[3] 已把她洗淨,[4] 令她成為聖潔,[5] 將她獻給自己。這說法是這樣的完整和詳盡,以致一些學者認為這是引用了早期基督徒的信經或是聖詩,它描述基督從過去到永久將來對祂的教會的關懷。

[1] 基督愛教會﹕這是一種犧牲的愛和完全的愛﹝agape﹞,並不單指情感上的愛。這好像是回望從太初就存在的基督,祂早就立定目標要愛祂的子民,堅決地要拯救他們。

[2] 基督為教會捨己﹕這很明顯指基督在十架上犧牲自己,目的是為了洗淨教會和令她成為聖潔。

5:26     [3] 基督用水藉着道把教會洗淨﹕雖然洗淨在原文是放在成聖之後,但詞式表示潔淨必須在成聖之前,這代表當初我們悔改信主,罪和罪咎被洗淨的時刻。『用水』很明顯是表示洗禮。道並不是指神的道﹝聖經﹞,而是說話的意思﹔有人認為這說話是受洗時當事人承認他信仰所說的話,另有人則認為這是指到基督為這個愛的盟約所作的應許。

[4]   基督使教會成為聖潔﹕就是藉聖靈的內住使教會聖潔的行為

5:27     [5] 基督把榮耀﹝Gr. endoxon﹞、聖潔、無瑕疵的教會獻給自己﹕這堳把教會作為新娘參加羔羊的婚筵﹝啟19:9; 21:2,9﹞。『榮耀』有新娘所穿的華麗的結婚禮服的意味,因為這個字是用來形容衣服的,這堳h代表神的榮耀。在地上,教會有污點、醜陋、被輕視和受逼迫,在永恆,教會將會聖潔和無瑕疵。

整幅圖畫形容基督不但不是一個暴君,相反祂愛祂的教會,為教會犧牲,和幫助教會發展她的潛能,這可作為丈夫對妻子的愛的模範。

5:28     上述所提可能理想,一個比較實用的建議就是實行耶穌所提及的黃金定律『愛人如己』了﹝太7:12﹞,這可說是日常生活的最佳指南。由於丈夫和妻子已經成為一體,因此丈夫愛妻子即是愛他自己。

5:29     一個人保養顧惜自己的身子乃是出於本能,故丈夫對妻子也要這樣做,正如基督對待教會一樣。

5:30     保羅用了兩個例子去比擬丈夫對妻子的愛,就是基督為所愛的教會﹝即祂的新娘﹞而犧牲,其次就是丈夫對自己身子的愛護。現在他把兩個比喻合而為一,因為基督的妻子和基督的身體其實是一樣的。

5:31     這節經文取自創世記2:24關於丈夫和妻子在性方面的交合。

5:32     這連合是象徵基督和教會的合一。保羅形容這是極大的奧秘。由於這個奧秘是已經展露的真理,保羅把「丈夫/妻子」和「基督/教會」的關聯形容為神的啟示。

保羅所用的『但我……說』是很重的語句,不但他用了很強的『我』﹝ego 字用來堅持表達他作使徒的權柄,他所用的『但我……說』﹝Gr. ego de lego 就是仿傚耶穌六次用在登山寶訓中的句子 ﹝太5:22, 28, 32, 34, 39, 44﹞。

保羅開始時談到基督與教會之間的愛的關係,指出這正是丈夫與妻子之間關係的模範。在結束這段經文時則提出丈夫與妻子的連合就是基督與教會聯合的表徵。

5:33     在總結時,保羅再次命令丈夫要愛妻子,而妻子則要敬重丈夫。『敬重』這個字和最初提到的『順服』不同,着重內心敬重的態度多於外在的順從,這是一個對丈夫的愛而作出的愛的回應。

 

總結

        保羅教導「妻子順服、丈夫愛」,這兩個好像是不同的責任,在實際上卻是共通的,順服就是將自己拿出來放在別人之下,愛是願意為別人放棄自己,像基督為教會放棄自己一樣,所以,順服和愛兩個有相類似的地方,就是無私的擺上,這正是婚姻維持和成長的秘訣。

 

生活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