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復活的生命 (2:1-10)

引言

部一、基督徒的信仰。 分部甲、新生命。

這個世界越來越敗壞是無可疑問的,罪惡每一天都出現在報章和電視中,這一切都出於人罪惡的本性。在以弗所書第二章中,保羅首先描寫人類消極的一面,然後說出神的工作帶來積極的一面。他描繪出一個很鮮明的對比:未有獲得救恩的人類、和獲得神改變的人類。

大綱:

2:1-3                沒有基督的生命

2:4-10              透過神的恩典改變生命

†        今日世界是一個敗壞的世界:嚴重和不斷增加的經濟問題(貧窮、失業、飢餓)、社會問題(種族糾紛、階級鬥爭、家庭破壞)、道德淪亡(暴力、詐騙、性濫交、反對生命)。

†        保羅形容神怎樣用祂的能力將我們的生命轉變過來

經文解釋

2:1       這裏形每一個人自然的光景,包括基督徒沒有相信以前,和現在世界上其他的所有人。

這三節聖經總括了羅馬書最初的三,就是罪惡和罪咎臨到世上所有人。

對於沒有獲得救恩的人來說,三個可悲的現實是:1我們是死的 1節﹞2我們是罪的奴隸23節上﹞3我們被判罪3節下﹞,是一個絕望的情形。

「過犯」意思是錯誤的一步,就是過了一個界限,或者是偏離了正確的道路。

「罪惡」意思是沒有對準目標,或者沒有達到一個標準。

這兩個詞語形容人類犯罪的積極和消極兩方面,就是「過」和「失」,反叛和

「死」是屬靈的死亡,就是和神隔絕。他們看不見耶穌基督的榮耀,又聽不見聖靈的聲音。他們對神沒有愛,有不認識自己的處境和失落的情況,這是一個生實死。

2:2       我們在一些我們不能控制的勢力之下被綑綁,保羅說到三種勢力:1世界、2魔鬼、3肉體。

1〕世界:這個不接受神的社會,充滿世俗主義的社會價值觀。「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

2魔鬼:空中掌權者。「空中」可以被翻譯為「有濃霧的天空」,就是在黑暗的天空,指出惡魔逃避光明。原來的文字時空中的王國,是一個不能看見卻是真實的惡魔世界。「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

2:3       3肉體:已經墮落、以自我中心的人類本性。人類的需要和慾望並沒有什麼不對,與食物、衣服、性愛等等。但當我們有放縱的態度、有過份的要求的時候,就變成罪惡。正如聖經所形容「放縱肉體的私慾、隨着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還有要留心的就是內心不能看見的罪惡,包括:驕傲、拒絕真理、憎恨、惡念等等。

這些勢力從不同的方衝擊我們,世界從外面、肉體從心內、魔鬼從內外攻擊。

「可怒之子」:神的忿怒和發脾氣並不相同,它不是一種感情,它是神對罪惡的反應,因為神是公義的,所以祂憎恨罪惡,這是一種不會隨時間而改變的反應。(神每一次對罪惡的反應都不一樣會怎樣?)「本為」:我們原本是沉淪的人類中的一分子。

2:4       「然而神」這一句說明了一個絕大的轉變,我們是一群絕望的人類,我們原來是死的,但神使我們在基督裏復活過來,我們原來是奴隸,但神將我們和基督放在一起,有榮耀和尊貴和權柄的地位,我們原來是神忿怒的對象,現在神的恩典臨到我們。

2:5       「本乎恩」﹝也在8節﹞:得救是一個完成式動詞,表明神的拯救在過去已經完成,意思就是:你們已經被拯救,救恩再不會離開你們。保羅用三個動詞形容這個救恩,每一個字在希臘文的開始都是 “syn”,這個字的意思是:「與他一同」,而三個字都和基督有關:1與基督一同活過來,意思是復活﹝5節﹞,2與基督一同起來,意思是復活後之站立﹝6節﹞,3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6節﹞。

這是基督生命裏發生的三個重要的歷史事實:復活、升天、管治。這就是使徒信經裏面所說:「第三天從死人中復活,升天,坐在全能聖父上帝右邊。」但保羅這裏說的並不是基督、而是我們,神使我們復活,神使我們起來,神使我們與基督同坐。

2:6       「一同坐在天上」,意思是坐在寶座上。「天上」是不能看見的屬靈世界。

一切都發生「在基督裏」,這正是神的子民合一的基礎。

2:7       工作的原因是什麼呢?保羅用四個詞表明出來:憐憫﹝4節﹞、大愛﹝4節﹞、恩典﹝58節﹞、恩慈﹝7節﹞。「後來的世代」表示神的恩典要直到永遠。

2:8       「恩典」就是:神我們不需要付代價是我們不值得接受的,所以保羅說:「不是出於自己」﹝8節﹞、「不是出於行為。」﹝9節﹞

有人認為「這」信心,因為是神所賜的,但是,「這」字在希臘文是中性的,而信心是雌性的,所以這個字相信是指整個救恩的過程。

2:9       救恩是神無條件的禮物,沒有人可以誇口說自己接耶穌,一個禮物放在你的面前,你不需付代價可以去接,這仍然是一個禮物,你拿這個禮物的行動不是可以誇口的。

2:10     我們是神偉大的作品,好像一個神創作的藝術作品。

神創我們的目標,是要我們。在這一段的開始,我們行在罪惡過犯中,在這一段的結尾,我們行在善工中。這是一個強烈的對比,就是善和惡,也是兩個主人的對比,就是神和魔鬼。這個轉變的關鍵,在兩個詞語中表明:「然而神」、「本乎恩」。這就是從死裏復活,就好像從無中創造變成有一樣。

救恩和行善的關係是非常清楚的,行善不可以達到救恩,行善卻是得到救恩的人不可以缺少的,這是神永遠的計畫,就是神所預備的。

總結

†        保羅在這一段中並不單形容我們社會中的惡人,而是所有人,保羅開始的時候說「你們」,但很快他改變這個詞語變成「他們」﹝3節﹞。

†        「然而神」這個詞語的作用就是一個清楚的對比,將一切都倒轉過來,是一個神大能的主權。

生活應用

†        我們一方面要回想未曾成為基督徒之前、生活在罪惡過中。也要提醒我們自己,現在生活在神的憐憫和恩典中。